<羅小鵬大兵日記>正式更名為<羅小鵬的奇幻冒險>

 

為 期11個月的當兵,總共度過336天總共8064小時

總共483840分鐘總共20030400秒

誠品買書的集點卡我總共花 了7830元

我終於將在<當代藝術新聞>連載的專欄結束了

一個月一期的連載,都是我在軍中用手機一字一字記錄下 來的

 

 

與其將這系列的文章看成是我的軍旅日記

不如將它看作  一位藝術工作 者

如何在不能拿畫筆的環境中,用僅剩的工具創作

並且反映當下的心情我 覺得更為貼切

 

 

這更讓我有了一個靈感,或許我不僅僅只是記錄當兵的心情

未來也可能繼續記錄出 國駐村的心得感想

故改名為羅小鵬的奇幻冒險,希望有一天能繼續寫到羅老鵬為止

由於連載已經結束了,所以我把完整的紀錄全部貼 上來

並且總結每個月份的心得

從二月份開始貼請大家欣賞

 

二 月份的連載收錄了我從入伍前到新兵訓練

到下部隊的第一個月為止,女友在入伍前十天出國遊學

為期四個月,那時我就知道,即將要 面對的新訓肯定不好過

只是沒想到竟然這麼難過

新訓的前一個星期相當沒有現實感,沒想到我從一個剛結束個展

意氣 風發的青春藝術少年郎變成了一個光頭的死阿兵哥

不…應該說連阿兵哥都稱不上,我只是個死入伍生

全國軍裡面最菜的,全身上下爬 滿了菜蟲

在班長的怒吼下

我用僅剩的三分鐘電話時間拿起電話卡按著抄在手上的電話

撥給遠在英國的女友,只聽到語 音信箱傳來聽不懂的英國腔英語

我想大概無法用手機的方式撥公共電話,看到後面排隊的死入伍生的死人臉

那時真的開始有想哭的衝 動了…

經歷了抽籤,下部隊,直到下完部隊的第一個月開始,我才真正意識到…

原來時間是這麼漫長…

 

<羅 小鵬的奇幻冒險>-當兵篇no.1

水滴 / 2009/10/02 AM:03:24

 

 

送 妳上了飛機

 

回到工作室

 

平常嚷嚷著工作室太小的我 現在空曠得令人不寒而慄

 

隔 壁房間風聲的空洞感 像獸的喘息

 

 

而習慣性滴水的水龍頭 正與滿是顏料殘留的洗手台呢喃著:

 

 

" 你... ... ...怕吧?"

 

"...怕吧?"

 

"...怕吧?"

 

 

"... 怕吧?"

 

"...怕吧?"

 

 

"...怕吧?"

 

"... 怕吧?"

 

"...怕吧?"

 

"...怕吧?"

 

"...怕 吧?"

 

"...怕吧?"

 

 

"...怕吧?"

 

 

"... 怕吧?"

 

 

"...怕吧?"

 

 

"...怕吧?"

 

 

 

"... 怕吧?"

 

 

 

"...怕吧?"

 

整夜未眠的低語

 

 

 

 

抽 籤/2009/11/09 AM:04:24

  我相信抽籤具有魔力,當將近五百雙眼睛盯著簽桶的時候,就會招喚出某種不屬於這個世界的黑暗能量。

 

  想要的簽會落到別人手上,而不想要的簽就就會被摸中,當手在簽桶內猶豫到底要左邊這支或右邊這支簽的時候,會覺得摸起哪個都不對

  永遠無法預測,當手伸進簽桶之前,必須進行怎樣的儀式,才能抽到心目中的夢幻單位,有人在手上畫眼睛希望手上長眼,有人塗綠油精希望抽到涼的單位,當什麼 儀式都作了還是抽到金馬獎,我想這才是所有抽籤程序中最令人恐懼的一點。

 

  真正的焦慮就在於盡了一切努力明知到徒勞無功,還是朝向最壞的結果前進著,標準的卡夫卡式的劇情,在整場抽籤中…都令我感到顫慄。

 

  五百個人集中起來的焦慮是一種顛狂的旋渦。

 

 

 

 

濕氣 /2009/11/14 AM:02:30

 

 

這裡很潮濕 讓我聯想到了大學時期的陽明山工作室 底下的棉被在我抬起腳的剎那 會感覺到濕氣

 

然後蒸發

 

雖 然僅僅只是三分之一秒的瞬間

 

卻像千年般永久

 

 

思考 /2009/11/20 AM:03:11

今天的工作是擦槍 以八小時的時間擦著原本就已經擦到發亮的一把槍

我 有八小時的時間思考

才發現我坐在太陽底下擦槍的原因是因為需要有人坐在這個位子上 在漫長的時間河流裡 我棲息在光陰的裂縫中 思考著藝術的意義

 

朋友們都告訴我 當兵有許多時間思考 但他們都沒跟我說 思考藝術意義這件事

 

本 身沒有什麼意義

 

一旦參悟了 才是令人恐懼的開始

 

 

午休時 光/2009/12/07 AM:12:11

  時間是中午午休,我抱著史蒂芬金的"午夜兩點"夾著生活廣場咖啡,興奮的前往吸菸區打算邊喝飲料邊抽菸邊看書,度過有意義的一個小時。

 

  半路學長迎面而來:"把掃把拿到軍械室。"語氣像冰冷的機器中齒輪咬合不順暢的摩擦聲,等我到了軍械室門口連長說:"把地掃乾淨,然後拿到庫房收。"口氣 乾淨俐落,理所當然,而等我掃完,在前往庫房的路上,排長遇到我:"把寢室掃乾淨。"…直截了當的說。

 

  等我把掃把放回庫房時,午休結束的廣播響起,在我默默的把史蒂芬金跟咖啡廣場放回內務櫃時,蔡國強印刷在雜誌上的名言,以斗大的字體在我腦海浮現 "把事做好,把人作好。"

 

 

 

  然後   一閃而逝

 

 

閱 讀/2009/12/30  PM:11:45

我買了一台可以看電子書的手機

每晚十點到十點半

看 書已是習慣

棉被底下 我的書房

隔壁鼾聲 輕音樂

查舖的急促腳步 像窗外的狂風吹

吞嚥的口水

有 一個月前喝的拿鐵咖啡

 

 

遊樂園/2009/01/23  PM:11:26

 

每 天穿越五百公尺長廊 在天未亮 我必定來到這巨大的黑暗遊樂園

 

 

回轉三次的餐車木馬載著 小丑 沉默 數落 妖魔 寂寞 飛過

 

群群過客的游泳池畔 按照先來後到的 秩序 決定人性溺斃的 順序

 

我嬉 戲於此

 

我淹沒於此

 

 

在巨大的黑幕的遮蔽下 我偷偷...偷偷打開手機

 

數 著緩慢的日歷 等著不來的簡訊 

創作者介紹

羅展鵬Lo Chan Peng

gean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