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論是策略也好,真情告白也好

這篇文章都值得我們看一下,基於各種考量

我就不公布對方是誰了,反正對岸也不是很注重版權

一起來看看唄

 

 

 

在結束了以藝術之名的瘋狂趴踢之後,回到家面對的是什麼?

是自己的作品  還是

自己的靈魂?

還是忙著吻一夜情的對象?

 

 

我只是想說

在我們得意的認為自己青年才俊的時候

其實也有著這樣的藝術家

或許他永遠註定是個輸家

但孕育出這種魄力的文化

到最後肯定是要贏的

 

 

什麼才是一個文化的完成?

就跟一個人的個性一樣

有他鮮明的性格

有他明確的好惡

擁有著外人一看就知道強烈印象

到底流行過蛋塔

流行過藝術投資

流行過觀念

流行過新媒

流行過卡漫

流行過中國風

流行過寫實

接下來又是什麼?

 

 

 

。。。。。。。。。。。。。。。。。。。。。。。。。。。。。。。。。。                             

 

  ~我会默默的画画,并不定期的在我的博客发布我的最新作品,以后我不排斥有人直接从我这买画,其实买画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让我画下去的基本保障,我以后 绝 对不画迎合市场的画,一切顺从自己内心的需要。做一个普通的人民教师,画画是我的愿望,教书是我的本职工作。“大器晚成”也许适合我,也许不适合我。我的 愿望就是慢慢的向我的最高艺术理想前进。其他一切都不重要。~

 

 

 

                              我就是一农村的初中美术教师

 

      不是我自卑,也不是我无能,这个社会发展的太快了,我感觉自己老是跟不上节奏,老是跑在最后。一块工作的同事不是调到县城就是在县城买了房子。而我从工作 到现在只有一屁股的烂债(我参加工作到现在都13个年头了),在物质方面几乎是一无所有。致使老婆孩子跟着我漂泊,没有一个安定的居所。从这点来审视我自 己,我是一个极其失败的男人。今年开始老婆回收了财政大权,我的工资卡被她所保管。她觉的指望用我的画画换回未来的幸福是根本不可能的,她只好选择抓住眼 前可见的一点钱。准备用挤牙缝式的方式完成修房修院的愿望。我一个月的工资是2200元,老婆每月给我的零花钱是500元,我觉的很委屈,但她却给我找了 个例子,说和我一个学校的一个老师为了攒钱买房,每一个月的零花钱是100元。我比他幸福多了。哎!!!!只有听从老婆大人的安培,尽量不乱花钱就是了。 其实说句心里话,自从今年3月老婆开始攒钱,我戒掉了我的最大爱好--喝酒。朋友叫我喝酒我就找其他的理由推脱。现在的我不喝酒、不抽烟、不赌博、不嫖 娼。整个一家庭宅男,可即便是这样还是招致了老婆的谩骂。他觉的我在西安租工作室就是一个很大的失误,有了工作室也没见的卖出去画,一年还得花好多钱来交 房租。她勒令我今年后半年必须得把我在西安的东西拉回来。她也说的没错,从08年租工作室到现在,我光在西安的工作室上的花销还有去西安所花的费用就是好 几万块。假如当时毕业以后不租工作室,我现在也不是这个样子。我的感觉在任何地方画画都是一样的,只要坚持画就可以。说租工作室一无是处也不全是,这几年 因为有工作室,就参加了几次艺术区组织的展览。

      这就是参加展览的代价。

 

     经常有人说这样一句话:“是艺术家在搞艺术,还是艺术家被艺术所搞”,我觉的说的很对、很确切。我就是典型的被艺术洗脑,并被艺术强奸无数次的傻逼。自己 整日处在自己给自己营造的光环之中,觉的自己很牛逼,其实自己是个最没用的男人,连自己的老婆孩子都不能照顾好。不能给予她们所需要的最基本的物质。说自 己是艺术家我觉的是自己给自己脸上贴金,我就是一农村的初中美术教师。一个不被任何人看重的副课教师。我在失落的时候会经常得到朋友的支持,这样一个声音 在我的耳边响了无数次:“好好画,沉住气,以后肯定会好起来的,我支持你,你肯定会出人头地的.......”。是呀!这句话很有鼓舞士气的力量,在我看 来是对我付出的肯定,其实冷静思考后,我才发觉这句话才是使我越来越贫穷的罪魁祸首。朋友们的心意是好的,出发点也是很好的,可我的现状决定了我的未来。 我可能这辈子只是一个贫穷的农村初中美术教师。

 

     我以前多少次的幻想,幻想我的作品卖出了好价格,我在一夜之间还清了所有的债务,也给老婆孩子买了新房,给自己修建了很大的工作室。当然,也开上了自己喜 欢的悍马车......这都是幻想,就是在这种赌博性的心理驱使下,我一次次的做着如何用我的画发财的白日梦。一次次梦的破灭,使我脆弱的心脏慢慢的衰 竭。我好似站在几十层高的大楼边上俯视一切,一切都是美好的,我的梦里也曾经拥有过如此繁华的景象,可我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我像纸片一样飘向了现 实,在物质的大地我我重重的摔下,脑浆四溅。面对现实的我好像注定要撕裂。

 

    前几天和刘勇聊天,他让我沉住气,放低调点,把自己的作品做好,最后说了一句:“你是大器晚成”。无疑这句话又一次的满足了我的虚荣心,让我飘了起来。急 性子的我马上跑到安弘大哥那。让他给我写了一条字:“大器晚成”。现在字贴在了我的画室墙壁上,每天都看着它。看着它我感悟良多,大器晚成这四个字也就意 味着我这辈子必须得一直努力坚持下去,到了晚年也许会成功。但这种成功更多的来自于物质,其实精英的艺术之友很少的人才可以赏析。可经历过好多事后,我向 往梵高用的方式。没有人会长生不老,干完自己喜欢干的事,在这个世界上存活也就没有什么必要了,与其懦弱的活着,还不如痛快的死去。梵高把自己的激情、自 己的情绪留给了这个世界,他虽然只活了37岁,可实际上他的情绪永恒了。我想做梵高这样的人,挣钱不挣钱都无所谓。最关键的是自己做对所作的事觉的是有意 义的,那就足够了。这里是精神的乌托邦。我希望我用和老婆孩子省吃俭用的钱来完成老婆的愿望。艺术以后将不再是我的枷锁,虽然我没钱,但我会坚持我的理 想,把我的热情和情绪留在画布上。让我的后人们体验我的心跳。

 

    前半年在网上碰到了方建淳老师,他觉的我的鱼系列很棒,说是要动用他的关系给我在北京798艺术区和上海莫干山的薰衣草画廊给我办鱼系列的展览,当是我很 兴奋。我用激情夹杂着浮躁很快速的完成了一批画,当我后来问方老师展览什么时候开始时,他的答复从刚开始的定在10月开始到后来的推迟到12月,到再后来 方老师说上海的画廊对我的画不喜欢,觉的画的太简单、也很单一,不能在他们那办展。方老师很热情,还在继续为我的个展四处奔走游说798艺术区的几家画 廊。在这里我要感谢方老师,感谢2007年您给我写的评论文章,也感谢今年您费心的为我奔走。这里有些不该说的话我得说出来,要不我憋的慌。因为方老师答 应给我弄个展,我把这样的好消息告诉了我所有的好友,可现在有好多朋友都在问我的个展什么时候开始,我脸都红了。不是我忽悠朋友,是方老师那边的确没有消 息,所以我就对朋友说,有可能展览办不了了。有个朋友也就直接说出了真话:“你每次的消息感觉你很牛逼,可每次都哑火了,以前说是弄艺术杂志,开始的时候 轰轰烈烈,可到后来就没信了,现在的办展览也是一样,说的感觉很真实,可到后来还是哑炮一个......”我当时听了这样的话都块要崩溃了。于是我在网上 四处散播要找人合作办展的事,我想再看看有没挽回事情的余地,给朋友一个好的交待,也给自己虚伪的尊严添点光彩。虽然有几个朋友有合作的意向,可不知什么 原因后来都没了下文。也许就像我老婆说的那样,我现在一直在背运里面吧!我一次次的欺骗朋友,一次次的给朋友脸欢喜,其实换来的是朋友对我一次次的失望, 我觉的我这样下去总不是个办法,我得摆脱这个大负担呀!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不想做艺术家了,也不想在10年之内办个展,(假如有朋友哭着喊着给我办,我会考 虑的,但我不会再主动要求办个展了,我受够了。)放下所有的负担,做一个简单的人民教师,在闲余时间画自己的画,想怎么画就怎么画,想画什么就画什么,没 钱怎么办?继续借钱,借到没人借为止,假如到时候真的没钱画画,我就去建筑工地干活、或者去买血。反正不想在艺术行道里挣钱。

 

      还得说说方老师,我一直在等您的文章,可至今关于鱼系列的文字我一个字都没见,从7月等到快10月了????在几个给我写文字的批判家里面,方老师的文字 是我比较喜欢的,可当初的许诺好像离现实很遥远。以后我也不会再期待了,因为我放下了一切。说到评论文章,前不久在网上认识的萧联强大哥为人很不错,很诚 实,有什么说什么,和我一样也是心直口快之人。他给我写的一篇评论文章用词都很华丽,其实已经超越了我的作品。虽然有好多浮华的地方,但他的初衷也是为我 好,在这里先口头感谢一下。他将会在他所主编的杂志《华人艺术》上发表,他说一般发表文章都是收钱的,鉴于我比较囊中羞涩,就免费给我发。很感激,免费给 我写文章,免费给我发表评论文章和作品。做为回报,我主动要求为他画一幅他的头像,也是对朋友努力付出的回报,等下次见面了我再给他拍照片,然后开始画。 说到这里,我以前还真没感谢过方老师,他为我写过一篇评论,出于对劳动的回报,在这里我郑重说明:只要方老师看中我的任何一幅画我都会双手奉上的(作品一 幅,2010年9月以前所作)。我不想欠任何人的情,因为我想活的有尊严。

 

     萧大哥给我好几次的建议,让我多学学罗中立、段正渠的作品,把自己的画面做的更加的内敛一些,不要太露骨。我想针对这件事说说我的想法。我从今年画鱼才慢 慢的体会到了得心应手的感觉,体会到了我上师范时画速写的那种自信,对此我很欢欣。因为在以前我画画思想很受限制,老是局限在佛洛依德、撒维尔、德库宁、 赵无极、塔皮埃斯......等这些人的语言当中,虽然能完成画面,但感觉不是自己的画,老是在模仿。可当我今年画了鱼系列,在西安看到了奥尔巴赫的原版 画册。我慢慢的找到了自信,慢慢的在画面里有了我自己的情绪(虽然有些语言还是在学别人的,但鱼系列有些东西都是我的最新实验,有些东西前人没有这样画, 虽然这些东西很少,但我在努力的使自我的这种东西在增强。)我能把我的情绪喷泄到画布上了,这和以前是一个巨大的进步。我在慢慢的蜕变,慢慢的脱离学院 派,慢慢的在消化以前自己喜欢的那些大师的东西。我现在觉的任何人的建议只要不适合于我内心的需要,我都会极度排斥的(我需要的是能在战略上给予我的支 持,不是战术性的,)因为自我的语言是很自私的东西,它不需要外界的干扰。我想不受干扰的画画,画出隐藏在自己灵魂最深处的块垒。可能这样说有些人会骂我 忘恩负义,但我这样做绝不是哗众取宠,我是在很严肃的剖析自己。只有自己清楚了自己,放下包袱,自己才会以最轻最快的速度冲刺。

 

     生活是残酷的,现在的我除了老婆孩子还有我的画,世界上一切的东西好像都和我无关,我也把握不了。我一无所有。今天写下这些话不是为了引人注目,而是对自 己内心深处的一次剖析,也是一次发泄,放下负担的方式,因为我知道只有沟通才会减轻人和人之间的隔阂,也只有沟通才会消解情感的不合,我和方老师、萧大哥 在QQ理交流过很多次,但有些话我不能说,要是说了显的我这个人太没人情味了。今天以文章的方式说出来,两位可以从我的文字了解到我的思考,我需要的是最 真心实意的朋友,不是相互吹捧的看客。我是一名农村初中美术教师,这是不争的事实,我以后也不想再装逼了,因为那样很累,也会为此付出很多。我只想平淡的 生活,激情的画我的画。其他一切我都不去理睬,老婆控制着我的工资卡,她会满足的,因为他知道我现在就只有这点经济来源,儿子、女儿这几个月来也学乖了不 少,很少向我要东西了,也许他们也知道我的身上根本就没钱。说来说去,都是钱惹得祸,人都在为钱而活。我想以后活的更加单纯点,画画、给学生上课、上网看 资讯,这就足够了。我会在明年的3月15日之前把我的东西从纺织城艺术区搬出,不再涉足西安艺术圈。安心画画,自己给自己10年的时间,在农村,在这个我 出生的地方默默的画画。10年以后再考虑到外面办个展、发展。这也是我下的一次很大的决定,但愿自己不要失言。

 

    我会默默的画画,并不定期的在我的博客发布我的最新作品,以后我不排斥有人直接从我这买画,其实买画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让我画下去的基本保障,我以后绝 对不画迎合市场的画,一切顺从自己内心的需要。做一个普通的人民教师,画画是我的愿望,教书是我的本职工作。“大器晚成”也许适合我,也许不适合我。我的 愿望就是慢慢的向我的最高艺术理想前进。其他一切都不重要。

 

    徐旭老师称我为有尊严的艺术土猪,这句话很适合我。

 

創作者介紹

羅展鵬Lo Chan Peng

gean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