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藝術圈的座標測量-文化核心的可能抑或是始終漂流的島嶼

 

文/羅展鵬發表於觀察者

 

羅展鵬 林子賀 當代水墨 粉紅座標

 

 

 

 

 

 

 

 

 

 

 

 

 

 

 

 

林子賀此次於師大藝廊的個展「片名:水墨騎士」與也趣藝廊四月份的「粉紅座標一個探詢計畫」有著異常相似的共通點,即均是以一個座標象限內的某個邊緣試圖畫出台灣當代藝術圈的整體藍圖,所謂的邊緣,正是指涉著他們身處的立場,以及觀望的角度。

林子賀的「片名:水墨騎士」

林子賀就讀於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研究所專攻水墨,這所位於台北極為重要地段的大學,在擁有豐富且重量級的藝術前輩大師們相繼仙逝之後,在當代藝術圈缺席已久,自2007年 的藝術市場熱絡開始,才陸續有藝術家出現,但由此產出的藝術家在當代藝壇仍屬少數,而作為水墨組出身的林子賀對於媒材與人脈的邊緣化試圖以此個展提出疑 問,展名是「片名:水墨騎士」,此展以各種形式大量地呈現了一部電影的周邊產品,如入口的槍械呈列,到如同電影海報般的水墨繪畫,畫著六位演員的劇照,以 及一部影像作品為此片的預告片,預告片旁邊則是海內外知名影評人對於此部片的評論,一切都是如此真實,但荒謬的是並沒有這部電影的存在,影片中的演員由六 位台灣師大的水墨專任教授扮演,他們以美國軍人、中東戰士、功夫大師、OO7特務的形象,來扮演一齣假的戲劇;在這個假戲劇上有兩點值得注意:

(一)假戲:在 這部偽預告片中有一段新聞主播的擷取影片:「國家安全受到嚴重的威脅。」乃是指以學生的立場來看,這部電影的各位戰士們即師大的水墨教授所守護的疆域正受 到強烈的威脅,而「威脅」則是指當代主流藝術,包含主流策展人、藝評家或市場機制上的無形力量。在威脅之下,勢必得進行抵抗,而整部虛構電影就是在敘述一 種誓死奮戰的悲壯情緒;預告片有一段標語:「One Mission, Six Heroes」,就是指這六個英雄在打一場很難勝出的戰爭故事。

(二)真做:然而值得玩味的是,在現實生活中,即使並非槍淋彈雨或鮮血四濺,這場虛擬腦內戰爭的氛圍似乎若有似無的飄散在戰士與子民們的城池,此處學院體制則形成了這場偽戰爭固若湯金的堡壘。

粉紅座標一個探詢計畫

駿杰及林俐吟策劃,黃佩涵、何竹君、張逸萱三位女藝術家展出的「粉紅座標」,相較於林子賀在學學生角度切片式報告,此展均是畢業不久的專業人士但無獨有偶的提出了類似的現象觀察計畫,類似林子賀的身分與當代藝術界象限內的座標,三位身為女性的藝術家或許感受到對於身為女性這 件事情在當代藝術界的某些侷限與不滿,此觀感可由展覽中的影片看出,影片中一位模擬市場反應極好(在影片中宣稱自己在拍賣會拍出了四千五百萬高價)的藝術 大師調侃他的女學生,此角色即由展覽中的三位藝術家扮演,說何不趕快嫁給她當紅炸子雞的藝術新秀男友在家相夫教子就好,然而此展覽亦以三位女藝術家的象限 內座標提出了一連串的探討,拍攝了記錄影片,如訪問藝術界的各種人士提出三個問題:

一、藝術家該具備什麼樣的條件?
二、藝術家 藝評人策展人哪個比較好當?
三、藝術生態環境中所面臨最大的生存問題是什麼呢?

這 兩個展中,都共同的指涉了一個關於藝術家生存的問題,其假想敵對象則是台灣當代藝術界內的論述核心,從林子賀的論點中顯然在他心目中已劃分出了誰是核心誰 又是邊陲的問題,而在「粉紅座標」展覽中也對於話語權抑或女性(邊陲)的身分展開提問,並且實際記錄下藝術圈內的小分子們的看法,在他們設定的論述核心對 象中擁護著某種主張與態度,對於其他的(意指自身)的游離份子展開了劃分,劃分出誰是核心份子與誰是外圍份子,可以從一連串的策展運動與雨後春筍般的藝術 團體中看出端倪,藝術本來就該捍衛自我的主張與態度,然而現今的情況差別只是在於誰掌握著核心資源,隨著時間的推演下,在此文的寫作過程中,當下的狀況 (或可能是極短暫的現狀)藝術圈似乎另有一個更大的敵人,或是該說最終的大頭目,即是政府體制,在「抹平北美館」的事件中催生出來,然而,對於始終游離在 外的份子們來說,這場主核心與次核心之爭,誰是勝利者似乎沒有差別,因為他們從一開始就沒有被歸類在內,無論是搖旗助威抑或冷眼旁觀,任何結果都不可能改 變他們的邊陲座標位置,雖然極可能有真正的熱血文藝青年奮勇挺身而出,但在各種立場的政治策略與各種核心權力者的身分巧妙曖昧游移定位之下,也很可能僅成 為這多種意識集合體的大型頭腦運作下的一枚棋子,以異常迅速的方式被瞬間消費,不殘存一絲一毫的肉屑

如 果藝術已經發展成只要具有觀念便可以成立的事實的話,那麼此次提出的兩檔展覽,其作品很明顯的脫離了藝術生產的經濟原則(依然試圖使用繪畫作品去談論著某 些問題),但弔詭的是繪畫作品又彷彿宿命般的只能在商業空間中存有著,或者說在學術道德之下苟延殘喘,遭到挾帶著的資本主義利益說法的道德批判與台灣文化 部門的推廣策略雙重夾攻,然而諷刺的是喝著可樂、觀賞好萊塢電影與吃著肯德基、坐在星巴克的專業人士們批判資本主義本身就是一件異常荒謬與詭譎的行為。

台灣當代藝術界對於圈內政治權力與展覽策略的討論絡繹不絕,在這個由眾多小核心所組合成的大迴圈、從策展到評論操作產線散見各大藝術媒體,儼然位於當代藝術象限內的XYZ軸 的交叉點,新世代的藝術家初出茅廬之時往往被烙印上整個世代的標籤,自「頓挫」、「輕盈」乃至前陣子聲援艾未未集會中異軍突起的「寒蟬一代」。無論對於遊 戲規則清楚明瞭的操作者抑或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外圍份子,似乎都籠罩在這個由眾多小頭腦組合而成的巨大集體意識的迷霧中,覆蓋了整塊漂浮在更大象限中的邊 陲島嶼,各自思索著自己從哪裡來,又要到哪裡去,有可能成為亞洲文化核心,又或是島內的權力中心。

在世界這個巨大象限中的邊陲座標中的邊陲位置的兩檔展覽,藉由兩個點形成的線性座標,畫出了清晰的方位,兩個端點並沒有箭頭顯示出前進的方向,究竟是文化核心的可能抑或是始終漂流的島嶼?

 

 

 

圖片說明:林子賀《片名:水墨騎士》個展海報。林子賀提供。

該展現場請參考http://www.artobserverfield.com.tw/index.php?option=com_phocagallery&view=category&id=7:20116&Itemid=125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羅展鵬Lo Chan Peng

gean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