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柏林已經一個月了,九月下半,我花費了大量的時間待在合租的工作室裡,
進行我在當地的創作『柏林時間am3:33』
日復一日往返工作室與住處的生活,彷彿如同我在台灣一般的作息
除了點餐方法與捷運內的德語之外,前往工作室的路徑已經如同我在台灣打開房門進入工作室一樣地熟悉。

昨晚我拒絕跟大夥兒前往當地最夯的夜店的時候
賈斯伯說的話又在我耳邊響起:『你會miss很多。』
長輩們也叮囑我到國外試著過一點不同的生活
連我自己也感到荒謬,為何我要搭十幾個小時的飛機來這裡拿著毛筆畫畫?

但當我踏進工作室的門後,呼吸到再熟悉不過的工作氣氛
我已經很確信,唯有拿起筆做點什麼事
才是我感到自己活著的唯一方法
也才是我透過每天一點點的時間認識柏林的唯一方法
我相信這是我要的,只是當我磨墨汁的時候

有點失落。

將藝術當做確認自我存在的手段,有時想起來或許是件可悲的事
把藝術置於自己人生的正中央,說藝術才是一切的人很多。
把藝術當做自己來活的人卻很少, 拒絕染上其他的色彩
只把自己的顏色變得越來越濃、越來越深...
那樣的色彩 是很美的
是只屬於自己的色彩,我希望只為了這種美而創作。 事實上,我認為只要是美

可悲也無妨。

 

IMG_1056.JPG

 

 IMG_1057.JPG

 

 IMG_1058.JPG

 

 IMG_1075.JPG

 

 

 

 IMG_1099.JPG

IMG_6967.JPG

 

 IMG_6968.JPG

 

 IMG_6982.JPG

 

 IMG_7007.JPG

 

 IMG_7016.JPG  

 

 

 

 IMG_1114.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ean2000 的頭像
gean2000

羅展鵬Lo Chan Peng

gean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