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蔡朋友寫的劇本

希望時時刻刻提醒我們
不要放棄自己天真的夢想
不論是對現實

或對生命



以下
----------------------------------------------------------------------------------------------


為紀念弘樹,

我也想做些什麼將他留在世界上的東西延續下去。

不管別人會不會記得,

他的作品我會永遠記得。

故事裡的津跟弘樹還有劇情,

是我依我所知的事實去加以改編的,

如引起不悅請見諒,

我會盡快刪除。


主旨:

世界是現實的。在現實面的壓迫下,有時我們不得不去做我們不想做的事情。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我們學會了拍馬屁、臉上掛著假惺惺的笑容、說著口是心非的話。在外我們假裝快樂,回了家卻不快樂。我們在意別人的眼光,不敢作真正的自己。在路上不敢像兔子一樣蹦蹦跳,怕別人當我們是瘋子;在路上不敢像小朋友一樣哼著自己的歌,怕別人當我們是瘋子。我們的這一生都在佯裝成一個我們不喜歡的人,只因為在意別人的眼光。只因為在意別人的眼光,我們迷失了自己,我們永遠無法回到那個剛從媽媽肚子裡面滑出來的孩子……


劇情大綱:

小樹,一個活在自己世界中的畫家。他有著一顆像小孩子一樣純真的心。不在意現實的壓迫、世人的眼光,堅持畫著自己想要的圖、做自己想做的事。津和小樹是在鶯歌老街畫人像時認識的。兩人冬天冒著寒風,夏天頂著大太陽,假日絕對準時報到,甚至互相比賽誰比較早到。小樹的生意通常比津還要差一點,只要小樹一有空閒時都在自顧自畫著自己的圖。一次的聊天中,津知道了小樹是每個星期遠從台南上台北,等著自己出書的機會;和自己一樣等著機會成功。後來津離開了街頭畫家的工作,去了畫室當老師。
幾年後,津已經是得了獎的畫家,自己擁有了間不小的工作室,過著忙碌但是收入穩定的生活。一日在街頭,津遇到了許久不見的小樹,兩人聊開後津帶著小樹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室。小樹看到了津過得不錯,但卻違背了自己的理想,畫著圖名利的圖,顯得失望又懊惱自己無法有好成就。小樹和津爆發了口角,隨後氣憤地離去。
一日,津接到了小樹的來電。小樹有了機會出一本自己的書,津替小樹感到高興。不料小樹的作品被出版商嫌不夠商業化,需要改變風格才有意願幫小樹出版。小樹惱羞成怒將作品全部帶回,打消了出書的念頭。不久後津又得了另一個獎,正當他在台上接受光彩時,傳來了惡耗──小樹自殺了。津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室,看著眼前自己為了圖名利所畫的圖,懊惱自己無法跟小樹一樣堅持理想,所幸就將眼前的畫作狠狠地撕扯,碎片散落一地……

第一場

人:津、小樹 地點:鶯歌老街
時間:日 事件:津和小樹在鶯歌老街相遇

△ 一隻腳踏上老街的街道佇立著,街上穿梭著人來人往的遊客。低角度背面特寫。
△ 陽光照在津的臉上,他露出微笑。正面特寫。
△ 津一身深色系大衣褲子,戴著皮製的藝術家帽子,圍著一條米黃色的圍巾。他提著大包小包的工作用具,走到一定點開始準備工作。全景。
△ 人群開始被津吸引,津露出微笑幫客人作畫。中景。
△ 小樹展開個人工作站,津在不遠處發現了小樹。小樹身穿紅色黑條紋運動外套,黑色褲子,頭戴黃色毛帽。中景,拉小樹的側身。
△ 小樹也看到了津,給了個禮貌性的微笑。津微笑著轉過頭繼續畫畫。中景,拉津的側身。
△ 早晨,鳥在樹枝上叫著。上字幕「一個星期後」。
△ 津提著工具來到之前老街的點,看見小樹已經準備好在畫著自己的圖。小樹也看到了津。兩人都露出了微笑。
津 :你也來啦?
小樹:我每個假日都會來。
津聽完小樹的回答後也開始準備工作。
△ 中午時分人潮開始聚集,津的攤位不少人光顧,還有人在排隊等著。忙碌中的津發現一旁的小樹那沒有客人,但小樹還是開心地自顧自地畫著自己的圖。
△ 傍晚,津伸了個懶腰準備收起攤子,看到一旁的小樹仍露著微笑畫著畫。津走上前去看。
津 :你畫的很讚耶!
小樹:謝謝。
津 :你為什麼會來這畫畫呢?
小樹:因為我想要出書!
津 :出書?
小樹:是啊!我想找到一個肯幫我出書的人。來這機會應該會比較多。
津 :想要出書賺大錢啊?
小樹:不是,我只想要讓大家都看到我畫的圖。
小樹露出燦爛的笑容。
△ 小樹和津在比賽誰比較早到、津的客人還是比較多,小樹還是一樣在空閒時自顧自地畫畫、滿身大汗的小樹對著津加油打氣。
津os:我和小樹就是這樣認識的。在這之後我們聊了很多,他告訴我他是每個禮拜從台南上來、關於他的畫畫哲學……什麼的。他是一個很特別的人。我們相處地很快樂,直到……
△ 某一假日早晨,津來到了老街的點,小樹已經在畫畫了。小樹看到了津的到來。
小樹:你遲到了喔!
津 :抱歉。
小樹:跟我道什麼歉啊,你又沒欠我。
小樹笑了幾聲後開始繼續畫著自己的畫。
津微笑著,眼神卻帶著一絲憂傷。
△ 傍晚,津收拾好工具好走到一旁看著仍在畫畫的小樹。
津 :小樹,我……我以後可能不會來了。
小樹:為什麼?
小樹顯得很驚訝。
津 :我找到了一個工作,是到畫室當老師。
小樹:那很好啊!不是距離你的理想更近一步了?
小樹露出開心的微笑。
津 :嗯,所以今天我是來跟你道別的。
小樹站了起來,伸出了他的右手。津也伸出了他的右手回應。
小樹:再見了,朋友!祝你順利!
津 :謝謝,你也是!
津 :我以後要怎麼樣才能再遇到你呢?
小樹:你只要來這裡就可以找到我了。
津 :嗯。再見了!
小樹:再見!
津轉頭就走,走沒幾步被小樹叫住。
小樹:等一下!我有東西要給你。
小樹翻著自己的攤子,嘴裡不斷碎碎唸。
小樹:找到了!給你!
津伸出手接過了一張圖畫,圖上畫了津大大的頭像,在快樂地畫圖。
津 :謝謝!
兩人都露出微笑。津轉身踏步而行。
△ 津走了一段距離後轉身回頭,看到遠處的小樹還在對自己揮手。津也揮了幾下後就轉身回來離開了。
△ 早晨,津來到了老街的點,四處找尋卻沒有看到小樹。
津os:在那之後我有再去找過他,但是他消失了……




第二場

人:津、小樹 地點:城市街頭
時間:夜 事件:津和小樹在街頭偶遇

△ 街頭上人來人往,津踏著快速的步伐走著。此時對街出現了熟悉的身影,津注意到後看了看。
津 :小樹!
津大喊,路人往津這看了幾眼。那熟悉的身影也停下了腳步往津這看,臉上露出了笑容。


第三場

人:津、小樹 地點:津的工作室
時間:夜 事件:津帶小樹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室

△ 工作室的門被打開,兩個人影走了進來,燈亮了,是津跟小樹。
△ 津脫下外套,招呼的小樹。
津 :隨便坐隨便坐!已經好久沒看到你了!
津走去一旁的熱水器泡起咖啡來。
小樹:是啊,大概有三年了吧。
小樹看著掛在牆上的畫作。
津 :我有去找過你,不過你已經不在那了。
津拿著湯匙攪拌著。
小樹:我搬到了淡水,租了間小房子。現在在那邊擺攤。
小樹看著牆上表了框的獎狀。
津 :難怪,我還想說你怎麼會就這樣消失了。來。
津把泡好的咖啡遞給小樹,小樹接過咖啡後坐到沙發上。
小樹:你混的還不錯嘛。
小樹喝了一口咖啡,臉上有些懊惱。小樹拿起桌上津的名片看了看。
津 :還好啦,不過變得很忙,有一堆事情要做。對了,我給你看看我最近在畫的東西!
津帶著小樹到了另一個房間。
△ 聚光燈被打了開來,照在畫作上。這是一幅約兩公尺高、三公尺長的半身畫像。
津 :這是我預計下次要參賽的作品。
津開始拿起畫具來途塗抹抹,津的臉上露出了嚴肅的表情。小樹看了看畫作以及津,露出了不悅的表情。
小樹:你變了……
津 :什麼?
小樹:你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
津 :哪裡不一樣了?
小樹:你現在畫的根本不是你想畫的。
津 :是啊,這是我要畫的。我要畫來參賽的。
小樹:不對!這根本不是你自己想要畫的!
津慢慢放下畫具,筆的尾端沾到了些黑色顏料畫了一筆在津的臉上,津顯得有些無奈。
小樹:謝謝你的招待,我有事先走了。
小樹說完話轉頭就走,留下津一個人呆站在畫作前。
津發現自己臉上有顏料,徒手擦了擦,原本只有一劃的黑擴散到整個臉。從玄關傳來小樹用力的關門聲。津看了看自己沾了顏料的手。

第四場

人:津、小樹 地點:津的工作室
時間:日 事件:津接到了小樹的電話,小樹有了出書的機會

△ 津的手機響起,津接了起來回應。
津 :喂?
話筒另一方傳來小樹的聲音。
小樹:津嗎?我是小樹。上次真的很對不起,我衝動了些。
津 :沒關係,有什麼事嗎?
津露出了微笑。
小樹:我跟你說喔!有出版社找我,說要幫我出書耶!呀呼──!
津 :真的嗎?恭喜你囉!
小樹:謝謝,他們叫我現在就帶著其他作品去跟他們談。我要準備出門了!
津 :嗯,加油!
小樹:謝謝!掰掰!
津 :掰掰。
還沒等到津說完小樹就掛了電話。
△小樹站在床上剛掛掉電話。小樹興奮地歡呼、蹦蹦跳倒在床上。隨即抓著一袋袋已經整理好的畫作出門。





第五場

人:小樹、出版商 地點:出版社
時間:日 事件:小樹被出版商刁難

△ 小樹坐在一張桌子前,與出版商面對面。出版商翻著他的作品,小樹興奮過度動來動去。出版商將小樹的作品闔上後開了口。
商 :你的作品確實不錯。但是……
小樹:但是什麼?
商 :缺乏了大眾的口味。
小樹:什麼?
小樹顯得很驚訝。
商 :就是大眾不會喜愛。如果要出版的話可能要改一下……
小樹:改……?
商 :是啊。你看看,像這一幅。你不覺得太腥羶色了點嗎?改成……
△ 小樹眼睛瞪得大大的。中景。
△ 出版商不斷講著。中景。
△ 小樹眼睛瞪得更大。特寫眼。
△ 出版商滔滔不絕地講。特寫嘴。
△ 小樹眼睛瞪得超大。大特寫眼。
△ 小樹一把搶過他的作品。
小樹:既然要改的話那就不是我想要畫的畫了!不是我想要的話我就不出版了!
出版商顯得驚訝,呆若木雞。
小樹拿著他的作品離開了出版社。

第六場

人:小樹、津、頒獎者 地點:小樹、頒獎舞台
時間:日 事件:津站在台上接受頒獎時,收到了惡耗

△ 小樹在灰暗的房間中面對著展開等身高的大畫布,手中拿著畫具。
△ 津站在舞台上接受頒獎人的訪問。
△ 小樹一筆一畫狠狠地在畫布上揮灑著,筆刷與畫布摩擦出唰唰聲。
△ 津拿著麥克風開始致詞。
△ 小樹手中的筆掉落到地上,小樹站在完工的巨幅圖畫前。
△ 津領取獎狀,露出了燦爛的笑容。中景。
△ 小樹露出帶有一絲無奈的微笑。中景。
△ 小樹完成的畫作,一名小孩拿著他的畫具,對抗著惡魔以及骷髏頭。畫中充滿了死亡的氣息。
△ 津下台後手機響了起來,接起來後津露出了十分震撼的表情。

第七場

人:津 地點:津的工作室
時間:夜 事件:津回到自己的工作室

△ 津站在他工作室內那幅巨大的畫像前,腦中閃過小樹燦爛的笑容。
△ 津的眼神忽然嚴肅、憤怒了起來,開始動手瘋狂撕毀他眼前的畫作。津不斷動手撕扯,口中發出怒吼。撕畫的動作漸漸慢了下來,津的身體也開始變軟攤跪在畫像前,手中還握著撕下來的畫作。
△ 畫作裡畫像的人的眼睛已經被撕毀,整幅畫其餘部分也面目全非。津跪在畫作前不發一語,開始低聲哭泣。
△ 工作室內的桌上擺放著一張表了框的小圖畫,是小樹之前送給津的那張。津在後方捶著畫作哭泣著,畫框靜靜地立在桌面上。畫面焦點由津轉為畫框,淺景深。

The End

Hiroki,

祝你一路好走。
----------------------------------------------------------------------------------------------
創作者介紹

羅展鵬Lo Chan Peng

gean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10/10
  • 欣賞。但是這很難吧?感覺畫圖要成名,好像就得先畫一些比較商業化的圖,成名後才能愛畫什麼就畫什麼。
  • 10/10
  • 對不起!這樣說好像太沒禮貌了,這只是我個人膚淺的意見(同時也是疑惑),請別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