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痞客邦「應用市集」新 App 上架-iFontCloud Professional[公告] 痞客邦後台發表文章提供插入多張圖片新功能[公告]痞客邦新服務上線 部落客商店聚集就在《痞市集》[公告] 部落格「快捷功能BAR」改版介紹[公告] 痞客邦「快捷功能BAR」6月4日改版通知




這兩年
每當我開始迷失
或是感覺挫折的時候
吳天章的作品總是可以把我拉回來
好像在耳邊聽到

你什麼也不用想
除了讀書跟創作
其他都不用作


好的藝術品總是有這種精神性與神聖救贖

今晚又可以好好反省自己了...







吳天章2008個展
資料來源:
http://pots.tw/node/1214

"懾‧相---吳天章2008個展
週五, 2008-10-31 14:18 — maintrend Start: 2008-11-15 11:00
吳天章,「悍圖社」的創始藝術家,近年來在台灣當代藝術界被稱為新F4,經過十一年後,在眾人的期盼下,終於推出睽違多時的個展。此次展覽,將展出八件超大幅美術館級之當代影像作品,這些作品,將完整呈現藝術家2000年後之創作風貌。

此次展覽名稱為「懾‧相」,吳天章說:『懾:ㄓㄜˊ,(又音)ㄕㄜˋ,它是一個動詞,有著害怕與恐懼的意思。比方說,懾息意指因恐懼而屏住氣息,不敢稍有異議,鎮懾則意指鎮壓威嚇,使心生恐懼,而震懾則意指震驚恐懼;相:ㄒ|ㄤ,(又音)ㄒ|ㄤˋ,它是一個名詞:有著外表及容貌的意思。例如:「面相」、「相貌」,例如:相貌意指經過時間變化後,產生的許多不同的外貌』。其實攝影早期傳入中國,曾經引起多方的誤解及傳說,吳天章提到:『阮義忠「中國攝影史」一書… 提起19世紀西方的旅行攝影家和貿易商人和傳教士將攝影器械帶進中國,清末中國人看到當時的「鎂」閃光燈乍閃,即能留下黑白靜態相片和會動的黑白影片,總錯以為會懾人魂魄,在攝影術未傳入中國前,人們為了保存容貌的形象,只有借助傳統畫師的手繪。畫活著的人叫“小照”,畫死者謂之“影像”;“照相”的前身--“照像”就是兩個名詞合起來的,「懾」‧「相」就是兩個名詞合起來的』,而這二個名詞,則一直感動著吳天章。

細看吳天章歷年來作品發展的脈絡,他意圖以龐大歷史文本做為反思歷史發展的創作根據,之後更以攝影技術巧妙地結合台灣歷史、黑色喜劇及豔俗現成物,自創台灣特有的嬉謔悲情風格,而這種豔俗的創作風格,讓他有著台客藝術家的封號,然而他這樣的風格,卻得以讓他揚名海內外,因為國外的美術館及收藏家,對這樣的手法,非常地著迷。

吳天章的作品乃是以「安排式攝影」(Set-up Photography)手法,進行創作,在於拍攝者在拍攝之前就已構想好所需元素,透過裝設、擺置進行實際拍攝,藝術家猶如電影導演掌握著全盤畫面,從角色扮演、服裝、道具乃至於背景皆出自其手,形成了吳天章式的矯揉風格,畫面中的人物一方面以歡欣姿態面對鏡頭,另一方面卻似乎在攝影中成就了他內心深處不為人所知的自我想像。2000年之後的《永協同心》(2001)、《同舟共濟》(2002)與《黃梁夢》(2003)便開啟了這樣的創作操作,數位技術解決了物件的限制,而能夠在一種虛擬的不斷修改中完成一種以俗豔顏色加以建構的世界。

至於2003年後的《夢魂術》與《移山倒海術》,他則不再以油畫佈景作為背景,而是開始建構一種虛擬的宇宙圖像作為畫面的底圖,所呈現出來的影像感覺,則指向一種「崇高性」的神話世界,畫面中的人物也不再是殘缺的人,而是一種對稱式的超人圖像,一種令分裂得以維持整體的神話世界。

這一部分的發展到了2007年,看到的是這神話空間又再次映射回我們的歷史與世界。例如兩個複製孿生的抬擔架者與不成比例帶著笑容的傷者所構成的《日行一善》以及《夙夜匪懈》中變形的人物,儘管回到油畫佈景的沙龍照形式,2008年的《瞎子摸巷》,卻同時延續著數位拼貼的虛構世界,這三件作品似乎較為明確地重新面對著社會價值的扭曲,吳天章似乎一方面企圖更加鞏固他經典的特殊語彚(如《日行一善》與《夙夜匪懈》),另一方面開啟自身面對全球化與當代城市問題的窗口(如《瞎子摸巷》)。

在當今台灣重視現世利益而忽略精神層面的普世價值觀之下,我們能藉託的還有什麼?神話故事與民間傳說也許怪力亂神,但在亂世中卻也豐富了人類心靈上的想像及道德上的勸戒,吳天章自我杜撰的這些故事,其重點並不在於彰顯因緣果報之類的超驗界力量,而在於透過這種帶有警世寓言的紀念碑式圖鑑,呈現出人生中某種不可言說的悲情以及無奈下的自我嘲諷,提醒了我們人世間的一切功名利祿不過是過往雲煙。我們能帶走的只有意識深處的殘缺記憶與帶不走的無盡悔恨,在通往天堂與地獄間的這道輪迴法門前,擠滿了來來往往尋求投胎轉世的凡人,懺悔之淚如臘炬般凝結於肅靜空氣中,罪惡深淵與慾望樂園在此交纏。吳天章說:『說穿了!我的作品就是「遺照」而且都是生前最美好的留影,一種把「時間」給封存,把「靈魂」鎮懾起來的技術』,而他在玆念玆的就是這種感覺。

資料來源:
http://chinatimes.com/Chinatimes/Philology/Philology-artnews/0,3409,112008110200004+110513+20081102+news,00.html

就是要俗 吳天章玩怪誕美學

李維菁/專訪  (20081102)

青春綻放的那一個剎那,使它死去,泡入福馬林,製成標本。那屍體留的還是極美燦爛的笑容,顏色仍保持著顛峰的華艷明麗。然而你就是會,不知道怎地,疑心自己一直嗅到死亡與腐爛的氣味,混著被凝結的、大紅大綠的矯飾。對著這詭異萬分卻又說不出所以然的變態遺照,生出了情慾。

     這就是吳天章了。這位台灣中壯輩極富代表性的藝術家創造出一個富爭議性的影像世界,環繞著紅塵眾生的俗世牽扯。吳天章在意的全是俗世中的兄弟義氣與男女情意,生死離散與得失悲喜,他看著每天上演平凡小民的無情與多情,看到的是最幽微的人性,他為之心痛、留連且難以忘懷。

     「你知道人之無情,並理解即將無情前那份有情與濃烈,因此更深深眷戀。」他說,「當我意識到這一切將自此消失,甚至不被記得,非常激動。」
     探索人性幽微臨界點 激動眷戀

     他說,阮義忠出版社出的《中國攝影史》,提起十九世紀西方旅行攝影家、商人和傳教士將攝影器械帶進中國。清末中國人看到當時的「鎂」光燈乍閃,就能留下相片,便錯以為會懾人魂魄。

     其實,在攝影術未傳入中國前,人們為了保存容貌形象,只能借助傳統畫師手繪。畫師畫活人叫「小照」,畫死者叫「影像」,這兩者就是「照相」的前身?是兩個名詞合起來的。「影像原來拍的就是死去的,從某個意義上說來也沒錯,快門按下的那一剎,那一剎那其實死去?每張照片都是遺照。」

     「把魂魄鎖在那個照片中,把人一生的精華封存在一瞬間。」吳天章充滿神經質與焦慮的眼睛突然發起光:「我念茲在茲的,就是這種感覺。」

     他最執迷於離別前那一剎那的濃情蜜意。「人只在分別前、知道自己即將失去,那一刻的眷戀是最濃稠、密度最高的,即便彼此都明白彼此就要各飛西東、變心結新歡,那一剎那的眷戀是真的。」

     他的代表作之一《再會吧!春秋閣》中,靈感便來自早年水手在遠洋航班前,習慣去相館拍照留念,因為不曉得還有沒機會回來。那年輕水手在吳天章的影像中,呈現中一種晦澀、自戀、敗德與慾望的青春剪影,彷彿某種遺憾就要發生。

     就連那階段的《甜蜜的家庭》中媽媽與幾個胖娃娃的合樂畫面,也讓人覺得下一刻某種亂倫與悲慘就要爆發。「我要的就是那個臨界點,就藝術性來說,那個臨界點就是準確度的掌握。」

     保留藝術純粹與純情 堪稱奇葩

     五十二歲的吳天章一點也看不出年紀,倒不是他外表保養的好,而是他的思考完全沒加入年紀、階級、利害的因素。他興奮時會不自覺地手舞足蹈,傷心感動會像孩子一般溼了眼眶。他好像從沒在意過社會標準期待的有成中年的模樣。太多藝術家年輕時候具理想性,中年之後陷入對世俗名利的貪婪飢渴。只有吳天章,令人吃驚地總是保留那種藝術的純粹性與純情,簡直天真,在藝術界中堪稱奇葩。

     然而,與這種天真相對的,他似乎又天生擁有一種直搗黑暗與人性的能力。

     吳天章早在一九八○年代就以一系列政治強人肖像走紅藝壇,當時正值台灣解嚴後風起雲湧的批判風氣,他將蔣介石、毛澤東原本莊嚴不可侵犯的模樣轉化成戲謔、卡通感的大型肖像。歷史政治系列之後,吳天章幾經轉型,創作核心轉向慾望、生命本質,創下了一次又一次的代表作。

     「沒有偉大的議題了!」他說,「創作者在青年時代對社會關注與參與。過了某一年紀,創作勢必誠實地貼近他的核心,那個人的情感、性格、喜好,最本質的傾向。」

     吳天章天生對於殘缺且扭曲的肢體、俗艷台味的亮片戲服、作態矯飾的情慾癡迷。他坦言自己小時候著迷馬戲團、江湖賣藥、特技團、魔術。

     執迷形而下感官人事 俗麗誇張

     新作《瞎子摸巷》,他有天在在咖啡廳看到窗外一群盲人過馬路,一人扶著前頭一人,排成一隊,一個牽著一個走。那畫面讓他想到輪迴的糾纏牽連。後來他借用了荷蘭風俗畫家布魯格爾《瞎子帶瞎子走路》,轉換成他個人的這種詭異華麗場景。

     不管他怎樣處理畫面,怎樣虛實交錯地結構,他喜歡俗麗亮片的誇張服飾,更將他的模特兒畫中臉部死白,嘴唇腮紅誇大艷紅的手法,「很多年前我妹過世的時候,我看到傳統為逝者化妝的手法,那個畫面一直留在我心裡。」

     「要說我俗氣也好,我不在意,我就是一次又一次地執迷那些形而下的感官與人事。我喜歡碼頭的氣味、我看到堤防的彎曲就很激動、我看到舊的人舊的東西特有感情。」

     他說:「我知道多數的人會說這不過虛像,就如同金剛經所說,這人生一切情感與受苦、一切折磨與離分、一切你眼睛可以見到的物體形色,都是幻覺。」

     「我不能接受。我就偏偏是眷戀這些手摸得到、眼睛看得到、我感受得到的東西。」吳天章說:「我知道,本質上,這是為情所困。」


資料來源:
http://www.maintrendgallery.com.tw/tw/exhibition_detial.php?exsn=60&ex_type_flag=next

展覽日期:2008-11-15 ~ 2008-12-13
開幕酒會:2008-11-15 17:00 ~ 18:30
藝術家:吳天章



瞎子摸巷
240x478cm , 電腦雷射輸出/相紙 , 2008

0推薦此文章

Posted by gean2000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引用(0) 人氣()


open trackbacks list Trackbacks (0)

留言列表 (3)

Post Comment
  • ayumiwang
  • 最後一張圖的小丑 很有太陽馬戲團的感覺 0.0
  • Allen2Yuyu
  • wow
  • h1332211185
  • 這位藝術家我好像知道<br />
    他之前應該有在高雄美術館展過>>

You haven’t logged in yet, please use guest status to leave message. You can also log in with above service account and leave message

other op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