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展鵬
新一代台灣年輕寫實工作者,在作品形式發展上,個人以為大致可分為幾種討論,
其一為追求貼近當代及強調運用高科技電腦數位影像效果作畫的藝術作者。
二為向古典及超現實學習的作者,再者是完全延續照片寫實的作者。
三者之間相同之處,就是都運用了精密寫實的技法呈現。展鵬的作品明顯在我的分類上屬於第一者。
四十歲以下的台灣人,從社會學的角度去定義為[新新人類],
有喜歡創意-強調自我潛能發揮的特點。然而民國七十一年出生的展鵬更被稱為草莓族,
這一顆新草莓的藝術表現也發展成和以往大不同的藝術經驗,以2006年後他的創作為例,
想法、心態與觀點,甚至媒材運用上都有了不同於前一代藝術家的見解。
拿過許多寫實大獎的他擁有比一般當代藝術工作者更強的寫實能力繪畫基礎,
他把一張張模擬自拍圖像,用電腦加工,
繪製成一比一的比例或用更大的主觀圖像來宣示自己與照片寫實的客觀觀點不同或與古典柔美不同。
一次畫聊的討論中提到,7、80年代,因各層的社會現象,
使前輩們發展出屬於台灣民族情懷的鄉土寫實與發掘社會真相的報導寫實藝術,
如今現象依舊,只是題目一再變換。可是我們成長在一種比前代更資本、
更快速有效率的商業社會下,有什麼是我們跟前代不一樣的地方?結論我記得是,
這一代寫實畫者已發展出一種更關心[自我]的表現創作態度。何為[自我]?
說穿了只是一種出自於[本能]的一種表現慾望罷了,而表現是一種人類的原始慾望,
接近佛洛伊德”三我”理論之中的”原我”,在我們年輕世代,
這種”原我”的強烈驅使性比起任何一個世代還更強大,如何思考站在舞台上特立獨行才是重點。
古典或超現實的類型作品,在台灣平面寫實創作這一塊行之有年,
是我的最愛,也曾經是展鵬所追逐的方向,但在普遍接受當代藝術環境的年輕藝術家眼中
只是這樣漸漸無法得到滿足,相較於追尋前人的精神,他更想在當代的舞台中以繪畫秀出自己,
擁有用寫實繪畫進入當代先衛的強烈慾望。對我來說,
他或許真的覺得能當上繪畫界的周杰倫比什麼都還重要。
積極雖然稱不上是個優點,只能說是一個做藝術的基本要求,
連村上隆都說熬夜通宵不算努力,但每次在西班牙透過網路跟他聊天畫畫時,
才會發現台灣已是凌晨三四點,不禁會幫他計算畫了多久,
關於這種記算每天工作時數的病態習慣,我相信他已經染上了,
像高第那對於工作執著的戀癖。
因為喜歡寫實而相聚,2002年末認識了展鵬,
當時他也只是一個剛升大學的小伙子,七年過去現在他已經完成第一次個展,
或許去定義一個二十幾歲的藝術人是件蠢事。
但我還是恭喜他,已邁向屬於自己藝術人生的道路上。


周政緯 寫於09初春的賽維亞
西班牙賽維亞大學 繪畫保存修復博士班 博士候選人


創作者介紹

羅展鵬Lo Chan Peng

gean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