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大狂的夢魘/06/10/am10:54

某天起來
我忽然之間發現一件事兒
就是
身為被挑選出來的人類菁英的我
不知道是出了什麼錯
是政治上或是歷史上的一連串失誤
導致我處在這種尷尬又難堪
既低級又毫無意義加上虛無的泥沼裡

原本應該是接受世人讚美
被神所賜與的才華以及萬年難得一見天才般的我
卻被困在這裡
被政治的枷鎖栓住了我的脖子
就這樣
我日復一日越來越憤怒

今天忽然
有位妙齡少女朝我走來 當然
她穿著迷彩服,頭上戴著小帽
眼神嬌媚 體態阿娜多姿
腰部如同水蛇般扭動
胸口只扣到第三顆扣子
從裡面彈出碩大的乳房
摟住我彷彿我是盛夏的香草冰淇淋
舔食我纏繞我吞沒我
我的耳朵
我的脖子
我的胸口
我的肚臍
我的…

而我則發出無意識的囈語
此時 「羅展鵬!」她嘴裡含著某東西說道

我嚇得魂不附體
在她肉慾的身體與諾大胸口之上
由脖子連結起來的臉孔
是我的連長 一位孔武有力的軍人的臉

在我吶喊之前 他已用嘴將我喉管撕裂
鮮血以噴濺的方式
將斑剝的牆面漆上新的顏色
有點像波洛克的單色畫似的
而意識逐漸喪失的我
隱約聽到他用女人般尖銳的嗓音嘶吼

「你以為你是天才嗎?!你這狗雜種!你以為像你這樣做在

家裏 拿著筆沾著顏料塗
塗抹抹對這世界有任何意義嗎?!只不過是史前人類做過的事罷 了,去你媽的!這
世界需要的是金錢!權力與暴力!!現在藝術都他媽的用高科技 了,你這食古不化
的廢物!」
「肏你媽的屄…你這…沒產值…幹…ㄘ…ㄠ………!」

終於我放棄聽下去了 此刻的我只想好好地睡一覺
以最放鬆的姿態 我跌落在鋪著麻布的地板上 喔...竟然是台灣仿麻
或許死在這種廉價的布上 是最適合我的方式

我喉頭噴出來的液態物模糊了我的視線
不像是血液

由氣味與顏色判斷

應該是精液


所以我當闔上眼前的景象


蒼白

蒼白


蒼白







就這樣,我從惡夢中驚醒
漆黑的窗外透出稀薄的晨曦

嶄新的一天又開始了

繼續保衛家園


 

創作者介紹

羅展鵬Lo Chan Peng

gean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