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邊文章是專貼自
http://kuochiangs.myweb.hinet.net/D11.htm

 郭江宋老師的採訪文
本來是看到郭老師在fb轉貼的刊載於雄獅美術雜誌的照片,後由川智好冷發現的網路文字版
由於網路文字版的版面及文字較小不易閱讀,故轉貼自我自己的部落格,並進行簡單的排版
改為文字較大並且字體改成較簡潔的方式呈現。
我是個很懶惰的人,對於畫畫以外的事,但由於我在2011年於德國旅遊期間曾特地搭飛機到馬德里
參觀 Antonio Lopez的回顧展,非常有感觸,並且在今日讀到郭老師當年的採訪文章,訝異的發現
有種時空錯置的錯覺,彷彿時間不曾前進依然膠著在當年一樣,所以非得分享不可。

其一是雖然因為不同時空,可是我總覺得現況並無二致
其二是因為我在馬德里 真實的體驗到了售票的美艷無方的售票小姐以看待偶像巨星般的口吻傾訴著她多麼熱愛
Antonio Lopez,很難想像這樣的妙齡少女會如此狂熱的痴迷著這樣高輩份的藝術家,另外展覽的人潮的確盛況空前
展覽結束前一個月,票早已銷售一空,即使不是假日依然大排長龍,各國口音齊聚一堂,西班牙並不是一個非常熱門的國家
這是難以想像的藝術成就
其三是因為Antonio Lopez的作品的確到達了超越我想像的高度,僅僅是手、顏料、筆、畫布的組合,僅僅是風景,
這是簡直像是一場魔術表演,同時也真正令我意識到某種無法言說的應該要存在在藝術家靈魂深處的某種東西。


我認為藝術家的說服力就是作品,這一直是我到今天為止都堅信的信念,


然後
Antonio Lopez的作品就說服了我,毫無疑問。 

希望可能的話,大家也都可以看看這篇多年前的訪談,物換星移,依然會發現讀起來甚為令人感慨。


 



用心生活的寫實主義保護神


訪安東尼奧婁貝斯,採訪:郭江宋
能有機會親訪這位西班牙本世紀的寫實大師安東尼奧‧婁貝斯〈Antonio Lopez〉,可以說完全是一種因緣際會。今年四月在馬德里大學藝術學院的課堂裡,無意間遇到這位大師來造訪他的同窗好友弗朗西斯哥‧婁貝斯〈Froncisco Lopez〉,當時在崇拜與好奇心的驅使下,自告奮勇趨前詢問有關專訪的可能性。沒想到由於這次的巧遇讓我能有機會親訪他的畫室,並與他談論許多他個人的創作理念與心路歷程等相關的問題,同時他也對當前整個藝術環境做了相當深入的剖析,從這次的訪談中讓我們更加認識他是如何以寫實主義來對抗當前氣勢如虹的前衛藝術。
為了讓讀者對他的創作有一個完整的認識,還是要先對他於今年五月在蘇菲亞皇后美術館〈Museo Nacional Centro De Arte Reina Sofia〉舉辦的回顧展及曲折的展覽過程與緣由,做一個簡單的介紹,也許可以讓國內的藝術界減少些濃厚的個人本位主義。〈作者按〉


藝術是一種傳達的方法


安東尼奧‧婁貝斯被認為是繼西班牙畫壇三傑–—米羅、達利、畢卡索之後現存的偉大畫家之一。在蘇菲亞皇后美術館所舉辦的回顧展經過一波三折,終於在大家的期待下,自五月四日至七月十九日展開為期兩個半月的回顧展。整個展覽的盛況可以從每天大排長龍的人潮、電視、收音機的報導中,全西班牙引起了一股安東尼奧‧婁貝斯熱。根據報導,他在蘇菲亞美術館造成的盛況,可與一九九0年普拉的美術館所舉辦的委拉茲蓋斯回顧展時的人潮相提並論,都是前所未有的盛況。可見大家對他的熱愛,這也證明他的努力獲得了大眾的共鳴,同時也給寫實主義的畫家添加一帖強心劑。
一九九二年他為了抗議皇后美術館所舉辦的現代繪畫展中排斥寫實畫的展覽,因此他臨時取消事先排好於十月份在皇后美術館的檔期。他的取消抗議是要喚醒大眾對寫實主義的重視,他覺得以西班牙當前的藝術環境就像一個獨裁的統治者,這種現象不只存在於官方的美術館,甚至存在於每年一次的「拱之大展」與各大學美術學院裡,這些都是一種偽裝的自由,事實上整個藝術潮流中,雖然寫實主義的聲音不大,但他們一直在默默的耕耘,為藝術而奉獻他們畢生的精力。為此,皇后美術館才公開對他表示歉意,並且透過美術館館長的一再協調下,才又將檔期延宕於半年之後〈一九九三年五月〉。


直到最後的時刻,大家還是怕他會像去年十月一日一樣臨時說不展,最後,終於在西班牙蘇菲亞皇后的主持開幕式下,揭開這個頗受各方爭議了半年的回顧展,安東尼奧在記者會中一再的聲明他當初抗議的動機,他說:「希望大家原諒展覽的延後,但我不後悔我的抗議行動。因為我覺得寫實主義被官方忽視,我有必要,也有這個責任以實施的行動來肯定他是一個重要的派別。」當記者再度問他:這次的展覽是否有一種獲勝的感覺,他回答說:「事實上這是一個相當單純的展覽,並非一定要引起大家的注意,我只是想證明什麼東西是好的。也希望大家都有共同的『機會』而不是一種『聯合』的遊戲,更不是派別的鬥爭。我認為這個世紀已經沒有那個派別比較重要,那些較有革命性的分別。藝術創造是平等的、感覺的,是一種傳達的方法。每一種藝術都有其表現的手法,不論是音樂、美術、文學,每個派別的存在各有其表現方式。二十世紀的藝術是一種個別性與主導性,已不像十九世紀的畫家那般的強烈與一致了。它可以包容各種聲音的存在,每一個畫家都有他的獨特性,這是一個容許大家自由表現的時代。我們不需要去爭所謂的主流或非主流派,在這個開放的創作環境下,派流的爭議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他並強調「我們生長在同一個環境裡,我們所具有的特質也大同小異,對不同風格的創作手法應去鼓勵與接受,而不是去壓抑或排斥。因為我們生長在同一個時代,存在著許多相同的特質,未來在二十一世紀看本世紀的作品時,會很清楚的看到許多共同性的藝術創作理念。


在光線遞移中體會生命


在當今求快、求新、求變的環境之下,安東尼奧‧婁貝斯如同中國的苦行僧侶般以無比的耐力不斷的給自己製造挑戰與磨練。在其創作上走的是一條寂寞又艱辛的路,是孤寂者之路。在他展覽得作品中有些是尚在創作中的作品,所以予人一種未完成的感覺。他主要的目的是要讓觀眾能了解其創作過程。因為他覺得有些作品是永遠也無法完成,如他在一九六一年賣出去的一件作品,他認為那件作品有點髒,所以要求收藏家讓他修改,結果他發覺在畫面上街頭的人物是多餘的,所以將那多餘的人蓋掉,他說:「也許我該先問那位收藏家是否同意我的做法,如果收藏家堅持要我再補那個人,我還是要遵照他的意願,畢竟我已經不是那畫的主人了。」就因為他自我要求甚高,甚至他曾強調如果他有權利,他將毀掉他所有不滿意的作品。他創作的速度很慢,主要是他從不採幻燈片及照片的輔助。他要求自己以寫生的方式來完成作品的每一筆一劃,他嚴格而精準的作畫態度,使他更深入的呈現生命與時間的互動關係。
他在今年主演了一部以他創作過程為主題的電影「?桲樹的陽光」〈EL Sol de menbrillo〉,整部電影的過程相當平實無華,充分表現出一個藝術家對生命凝視的觀察力。他說:「光線是自然界的時鐘,每一剎那的存在都將記錄在我的畫裡。」有了這層對生命的體認,使他追求更深一層的精神生活,成為一個嚴格的苦行僧畫家。觀賞這部電影,彷彿讓我們置身在他的身旁般欣賞他從頭到尾的創作過程。從底基物的準備、找畫、作畫及克服種種的自然因素,到作品的完成,這中間的每一細節都自然的呈現在螢幕上。他無所求的人生態度,讓觀眾感染到他「真正」的生活哲學。
以下是筆者與安東尼奧‧婁貝斯的訪談內容:


郭江宋〈以下簡稱「郭」〉:去年五月你在蘇菲亞皇后美術館的回顧展,每天都有大排長龍的人潮,這種空前的現象你有何種感覺?
婁貝斯〈以下簡稱「婁」〉:我覺得相當安慰與感動,但是我不認為這就是代表藝術工作的成功,好比有一部很差的電影,但是有時同樣有許多人去觀賞,因此「好」與人潮並非是絕對的,既然不是絕對,它的意義相當也不是那麼重要,不是嗎?


郭:你覺得現代藝術對當前年輕藝術家的影響如何?
婁:現代藝術不只是影響年輕藝術家,有時也影響到老一輩的藝術家。所謂「現代」它是一個輕蔑的名詞,也是人類突變形式的累積。每一個藝術家都應該有屬於他自己的風格,而不應該為了追求流行而捨棄最重要的個人風格,身為一個藝術家,風格的建立遠比盲目的追求現代潮流來得重要。


郭:在你的創作中曾經受到其他風格或現代藝術潮流的影響嗎?
婁:在我漫長生命中有許多令我感動的事物,很早以前我便能體會到一般人與藝術家各種差異的地方,如希臘的雕刻,畫家葛雷柯、電影與我叔叔〈Antonio Lopez Torrez〉等。但這些並不是影響我個人自覺的全部因素,有其他更基本的理念使我能夠更深入仔細的吸收。這些因素我無法具體的說明,但是它確實存在於本世紀中,而且深深的影響到藝術家們。如何成為一個藝術家?它的過程與精神的建立等等,這些問題都是相當的複雜而不易解釋,因為藝術本身就是一個相當奧妙的名詞。


郭:雕塑與繪畫你偏愛何者?
婁:雕塑與繪畫最大的差異是體積的展現,透過雕塑能表達一種質與量的滿足感,而繪畫的特色是具有色彩的變化,兩者之間要表達的情感完全不同。
如何成為一個藝術家?


郭:以你在藝術學院學習的經驗,你覺得學院派的技法訓練對於藝術家的培育有何重要性?
婁:對我個人而言這是相當重要的學習歷程,因唯有透過學習才可以將自己周遭所發生的許多事情連結表達出來。「藝術」它是一個需要經過思考的問題,我在一九四九年從鄉下到馬德里為的就是要進入美術學校,在美術學校學習的這段時間,對我日後的創作有相當深遠的影響。因為在那裡可以看到許多重要的畫展,認識許多藝術家,甚至與他們暢聊,離開這個環境就很難再有這種機會。至於藝術學院的訓練完全是看個人的需要而考量,這種學習對我是一種直覺的需要無需任何考慮,它就像是一件該做的事、該吸收的養分,不管學習的結果如何,我認為最重要的是個人吸收後的表達方式,一個藝術家應該去追求個人的藝術語言,也只有透過學習才能將思想付諸行動,這兩者是相輔相成的,技法的訓練是在服務個人的思想。但是一種純技法的訓練屬於過去的時代,因為過去只有一種技法來表達各種的藝術語言,但是現在有些傑出的畫家的表現方式是個人的發明。比如達比埃斯〈Tapies〉的藝術語言與佛朗西斯科‧婁貝斯那種覆蓋式的手法完全不同,兩者相較,我們能判定誰是屬於學院派的嗎?這不是可以一概而論的問題。有時我們會存疑到底那些才是需要學習的東西,畢竟生命是有限的,我們無法以有限的生命去學習無限的智識領域。這種需要的審定完全看個人的直覺,如果符合個人需要就應該學習,反之就無它的學習價值。


郭:東方水墨與西方油彩你覺得有何差異?
婁:我認為藝術是人類神奇的發明,我想先反問你一個問題:「你覺得東方人與西方人有何不同?」在這個世界市是先有人類才有種族的差異,如一個法國人與一個義大利人,或一個德國人與一個西班牙人,他們都有屬於自己溝通的語言,這些語言的產生與他們的氣候、飲食與生活習慣息息相關,漸漸形成一種民俗特性。這些自然形成的方式經由後人的分野,才界定出各種不同的文化與藝術。若將「藝術」當成一個人來看待,我認為最好是能保留屬於他個人的面貌。


郭:在你所主演的電影「?桲樹的陽光」中,我覺得你的生活方式很像東方的僧侶,你覺得呢?
婁:如果要更深入來探討這個問題,我們暫時先不要去劃分東方人或西方人,純粹只針對一個人的氣質與內涵來比較,我們會發現大家都有許多共通性,這種共通性就是人類一種最基本的需要。如我們需要愛、需要吃,有時也需要喜、怒、哀、樂等情緒變化。這些都是相當重要的共同屬性,由此我們自然也能體會出東方人的各種反應。


郭:如果有機會你可能接受我們的邀請到台灣展覽嗎?
婁:對於展覽我有個人的困難,因為我大部分的作品已經都不屬於我個人的但是真有這個機會我熱意與我的收藏家來共同商討這個問題。


郭:請你解釋藝術的定義?婁:藝術是人類共通語言的形式與橋樑。人之所以不同於其他動物,是因為我們需要一種聯合的方式來抒發心靈深處的感受。雖然我們發明了文字來做為溝通的語言,但是有些方面是無法應用文字語言來傳遞的。所以需要借用藝術的創造來表達。藝術完全不同於其他科學的東西,它無法確定需要多少時間才能發明,它是人類藝術與生俱有的產物。有藝術才能展現人類的特性,進而提升人類更為崇高、文雅的性格。

郭:你覺得現代藝術是否真誠呢?
婁:二十世紀的人類是否真誠呢?如果不是,那麼其藝術自然也不是,好比一個虛偽的人,他在各方面的表現自然也不真實。但是我不認為二十世紀的人類都是虛偽的,也許它存在的是另外一種負面的特質,或比較虛假。但我覺得現代藝術仍不會比過去的時代不真誠,我們只能說現代藝術也許比較貧瘠,但是我們這個時代的藝術家仍繼續在不斷追求自我的表現與突破。


郭:誰是影響你最深的藝術家?

婁:我的叔叔,他是一個純正的藝術家,是他把我從鄉下帶到馬德里來學畫,是他引導我進入藝術的殿堂,此外我也受到畫家葛雷柯〈Grego〉與委拉斯蓋茲〈Velazquez〉的影響很大。

郭:剛才你提到你叔叔是一個純正的藝術家,怎樣才是純正的藝術家?

婁:我想大家都知道何謂純正〈Puro〉,純與不純是兩個完全對立的形容詞,當我們說一個人絕對的誠實,是指他對待工作的態度完全的真誠。而所謂純正藝術它的創作動機完全不受任何外圍因素的干擾與利誘,純粹只為個人的喜愛而創作,對於自己的作品完全的尊重,並且熱愛他的工作。


郭:你對繪畫的熱愛是何時開始?
婁:明確的時間是在我十三歲那年,雖然我還是個小孩,但對繪畫已經相當的渴望,對學習繪畫持著一股全神貫注的熱愛。


郭:你在電影「?桲樹的陽光」中,所主演的角色Victor,對生命的觀察特別細膩,不知現實中的你是否也有相同的特質?
婁: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對生命有別於一般人的觀察力,但是我想每個人都可以利用他的五官來感受生活中周遭的變化,唯獨不同的—我是一個藝術家,我會將自己特別的感受應用藝術的語言表達出來。


郭:對於當前西班牙的藝術潮流被現代藝術統占,不知你有何看法?
婁: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現象,同時也是整個世界潮流的趨勢,並不是只有西班牙如此,因為每一個時代都有它流行的潮流,這種潮流的形成與整個時代背景習習相關。例如一個現代畫家,他不會去畫葛雷柯、羅馬時期或文藝復興時期的風格,我們這個時代的藝術家在不斷自我思考創作中,獲得一種最能代表本世紀整個時代精神的潮流,而個人的創作風格也在這種不斷的進步中突顯出來。


郭:你如何在畫面中捕捉「時光」的感覺?
婁:我不知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因為我並非有意的去經營,也許是我內心一種潛在意識吧!


郭:為什麼你的雕塑品看起來有些污穢?
婁:這代表兩種真理的存在:一、我們存在於一個污穢的環境中。二、它們是在表現人性中污穢的另一面。


郭:你覺得藝術是否只有有錢人才可以獲得?
婁:我認為不然,以當今大眾傳播的發達,美術館的林立,提供我們可以隨時在生活中獲得藝術的薰陶,從收音機我們可以較易獲得美妙的旋音,在美術館隨時陳列偉大的創作供大家欣賞。雖然我們無法任意獲得一件文藝復興時期的作品,但是透過美術館卻可以欣賞到完整的藝術風貌。所謂真正的偉大創作應該是存在於美術館、博物館,而非少數有錢人。


郭:當有人說你是一個傑出畫家時,為什麼你會不以為然呢?
婁:不是我不以為然,而是這種說法不符合它的正確性。我們可以測量一個人的身高、體重,可是藝術價值的領域不是我們用尺來衡量的。藝術的價值常受到懷疑,因為這完全是因而異,我們不能以一種形式來判定所有的畫家。否則一個被認為很差的畫家是否就不必再畫了呢?畫家的工作是不計一切的自我突破,而我自然也不例外。


郭:為什麼你會以寫實主義來對抗前衛藝術的反彈?
婁:我覺得自己有這個權利與義務,我只不過在從事一件自己該做的工作,藝術是神秘且高深莫測,我們不能以短暫的時間就來評斷它的價值,否則很容易造成錯誤判斷,它需要相當的時間才能印證其好壞,所以等待是一個最好的方式。有人認為寫實主義與攝影沒兩樣,這是一種膚淺的說法;攝影的發明是為了影像的再生,它不需要透過心靈的感受。而繪畫需要在現實生活中用心靈去感受,再竭盡心力的加以經營呈現,才能表達畫家的思想世界。攝影與寫實繪畫是兩種完全不同的藝術語言,所以根本無法相提並論。


郭:你對藝術教學有何看法?
婁:一個畫家最基本的條件就是駕馭材料,沒有任何一個人不經過學習而能自己發明創造。這也就是說沒有塞尚就不會有立體派;沒有委拉斯蓋茲或哥雅也許就沒有印象派;沒有提相就沒有委拉斯蓋茲的道理完全相同的。如果我們能對於前人的創造、技法有更多的了解,就能從中獲得更多的提示。當然也有些人會因為學習前人而迷失自我,像被吸血鬼侵占靈魂般的毫無創造力。所以我們要經常多方面的吸收、學習才能提出自己正確的看法。藝術家很難以其個人的純粹想法去詮釋人類的時代思想,藝術是要透過許多的刺激才能有所反射,這才是藝術正確的、真正的必然現象。
經過一席訪問,我們可以深深體會到安東尼奧‧婁貝斯對藝術的執著,他本著藝術家敏銳的觀察力,一本平常心以追求自己心靈的活動為目的。他說:「藝術雖然不能改造世界,但它是現實中最美的東西。」他對現代藝術潮流的關心,予人一種悲天憫人及?大無私的胸懷,他的抗議絕不是對抗,他的吶喊是想喚起大眾,他覺得二十世紀的藝術不應該是獨裁主義,他希望大家用心與真誠去體會各種「聲音」的存在。


安東尼奧‧婁貝斯創作歷程的四個時期


第一時期〈1953-57〉
古典主義時期,主題大致以靜物為主,也畫些情侶的肖像和他故鄉都美約瑟,大都採巴洛克的構圖式。
第二時期〈1957-60〉
此一時期接續著前一時期,但他強調了焦慮不安,陰沈的氣氛。
第三時期〈1960-67〉
此時期為其成熟期,也是定型期。比較接近寫實主義,開始出現一些馬德里都會風貌的風景畫,抓住西班牙特有的陽光,將光線的腳步變化,展現在他作品裡。
第四時期〈1968-〉
最後階段,主題比較單純化,注入了作者本身的孤獨感。雖然在此時期婁貝斯被歸為寫實與超寫實主義畫家,但他想要的是每一個生命體能表現剎那間的永恆性與時間的片斷。
這些情境也同樣的表現在他的雕塑、浮雕、油畫、素描等作品裡。
安東尼奧‧婁貝斯年表
1936年.. 1月6日生於都美約瑟〈Tome lloso〉。
他的啟蒙老師是他叔叔安東尼奧‧婁貝斯‧都雷士〈Antonio Lopez Torres〉。
1949年 .移居馬德里準備進入皇家藝術學院〈馬德里大學藝術學院前身〉。
1950年...正式進入馬德里皇家藝術學院就讀。
1955年 .完成學業。
1951-60年 工作於他的故鄉都美約瑟與馬德里。
1961年 與他的太太瑪麗亞〈Maria〉結婚。
1964-69年 任教於皇家藝術學院,個展於美國Staemplfi畫廊之後又個展於Marlbrough畫廊。
1985年 個展於Albacete美術館,同年又與達比埃斯等畫家聯展於布魯塞爾的現代美術館。
1992年 為了抗議蘇菲亞皇后美術館的不公而拒絕該館於十月份所舉辦的回顧展。
1992年 主演電影「溫桲樹的陽光」榮獲芝加哥影展雨果展。
1993年 5月至7月舉行40年回顧展於蘇菲亞皇后美術館,造成空前之盛況。




創作者介紹

羅展鵬Lo Chan Peng

gean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