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著走著,生命就流了出來。
又走著走著,靈魂就留了下來。
[是的,我在台北] 陳昇

 

 

 

 

 

 

 

 

 

從以前就有在聽陳昇,但不是常常聽的那種。 

 

每隔幾個月或一年就會忽然想起似的聽一陣子,

 

 最早的時候是九年前的夏天, 

 

重考的我來到中壢的范姜畫室, 

 

怪怪的中年型男也就是畫室老闆, 

 

對我說

 

『你已經畫這樣其實我也沒什麼好教的,你就過來自己拿東西畫吧,我畫室剛開算你免費。』

 

 

 

 就這樣,

 

那個夏天,

 

交工樂團已經解散,

 

蘇打綠卻還沒正式出道, 

 

我就在畫室的木材地板上聽著 

 

『少年ㄞ國』青峰妖媚的嗓音,

 

 聽著『交工樂團』短命卻雋永的菊花夜行軍, 

 

也聽著『陳昇』老男人的喃喃自語。

 

創作者介紹

羅展鵬Lo Chan Peng

gean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